追蹤
未來我夢の超空間
關於部落格
  • 24836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旅承三部曲之1 昔日之絆》第一章 旅棧

  銀白的諸星在深藍的夜空中閃爍,宛如襯托於黑綢緞的珍珠般,替這久久不退的黑夜作了補償性的點綴。   旅棧。   對旅行者來說,這是個再熟悉、再溫馨不過的名詞。   將一盤盤美味的菜餚填入空虛多日的胃,洗場舒適的熱水澡來趕去佔據全身的疲累,最後,在已打點好了的鬆軟床鋪上好好地睡上一覺。這就是旅者們會與此名詞劃上等號的一切。   替長途奔波的旅行者們提供一個休憩的場所,這就是旅棧存在的意義。賓至如歸,要如何讓長年在外的旅者們再度體驗到『回家』之感,是世界上所有旅棧經營者不斷努力的方向。   在這夜空之下,就座立著這樣的一棟旅棧。   由其二樓向外看去,放眼所及就有兩樣東西。   其一,是地面那片持續延伸至對面山頂的茂密樹林。在山頂後方透出的微弱光芒之上的,就是其二,那深不可測的冰冷夜空。   這一成不變的單調景象,光是看上個半分鐘都會令人感到煩悶,至少對一般人而言是如此。   一扇亮著燈的窗口旁,有位完全與上述論調背道而馳的男子,此刻正炯炯有神地緊盯著外頭的一切。   他的目光中充斥著各種情感,急切、渴望,甚至...些許的哀愁?   此人的心中在想些什麼,我們這些旁觀者當然不得而知,但我們仍可從他的眼神推敲出一個大體的結論:他正在等待著某件事物。   木製的裝潢、木製的家具,甚至連牆壁及天花板都貼上了一層人工木材,將原本實際的建材完全遮蓋在其下,這就是該客房內的佈置風格。   依照這旅棧經營者的理念,人是一種渴望貼近自然的生物。因此,木材的色澤、紋路,甚至其所透出的香氣,都是治癒疲累旅者心靈的最佳良方。   不過,對於這位投宿客而言,根本不會去在乎這麼多。他現在的一切心神,全都集中在屋外,集中在那深藍色的夜空之上…   「…就擺在那裡!對,再移過來一點!」   「烤豚怎麼還沒上醬?是誰負責的?!」   與房內的寂靜恰好成了對比,嘈雜的人聲不斷地從旅棧的一樓大廳傳了上來,今日整夜皆是如此。   坐在窗邊的該人動了動,緩緩轉過頭來,臉孔終於進入了室內燈光的映照範圍。   他看起來相當年輕,頂多剛過二十。五官雖稱不上相當英俊,但算是數一數二的好看。與島上所有常駐居民相同,他的皮膚也是那柔和的淡色。   或許是本身的氣質,也可能是身著貴重禮袍所致,一頭蓬鬆的微捲棕髮並無造成不修邊幅之感。相反地,紮實成了表現他個人特質的重要一環。   然而,透過昏黃燈光的照映,他那如石膏像般平板的面容底下,此刻卻流露出了些許的倦意。   他朝牆上的掛鐘望去,隨後深深吸了口氣。   「…終於,時限還是到了。」   該人的語氣中充滿了無奈的情緒。   「最多…大概也只剩下一時而已了。」   他下意識地隔著那厚重的禮袍,摸了摸掛在胸前的一件墜飾,目光再度飄向外頭的夜空。   「夜晚即將結束,最後的機會也逐漸消逝殆盡,就如時間之流般,一去不復返...」   一串聽在旁人耳裡完全不知所云的字句由他口中輕吐而出。出乎意料地,經過他那特別的語調點綴,這串無厘頭的文句卻彷彿得到了靈氣般,居然透出了一股淡淡的詩意。   樓下的喧雜聲變得愈來愈大,其中也伴隨著各種金屬器皿的碰撞聲。該人默默聆聽著這些打擾自己清寧的噪音,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很清楚樓下的他們在忙些什麼,也不在意這些從不間斷的噪音,只是…他們所正在期待的『某事』,很諷刺地卻也是現在的自己所不願見到的。   他嘆口氣,再度瞄了掛鐘一眼… **************************************   一聲突如其來的巨響,令他在一瞬之間驚醒。   睜開雙眼的當下,一道強烈的光芒無預警地射入了他的瞳孔,他連忙伸手遮擋。   相較於先前的漆黑與寧靜,此刻的室外景象已完全煥然一新。   林葉不再深黑,而是透出生機的蒼綠。地面不再灰暗,而是閃閃發光的雪白。更重要的是,原先沉重的漆黑夜空,已成了一片的蔚藍。在那些如棉絮般輕柔的白雲之間,一顆耀眼的光球就高掛在那裡。   『太陽』   或許在世界的另一角落,或是在另一時代,人們會用另一種語言或文字來稱呼它,但它依舊是那獨一無二、閃耀光輝、高不可觸的『太陽』。   日出了。   他揉了揉雙眼,試著去習慣眼前的光線。   原來自己在等待的期間,不知不覺地趴在窗沿睡著了。大概是因為太累的關係吧。   看了看時間,他得知自己原來睡了一時半。   沒想到,最後的時限,居然是在這種情況下從自己手中流逝掉的…   他嘆口氣,略拉了拉被壓皺的禮袍。   宴會早就已經開始了。   在緩步下樓之時,他從樓梯間的窗口探出頭看了看旅棧的庭院,那裡有幾名兒童正在灑落的陽光下玩耍。該人認出其中兩名是旅棧經營者的兒女,其中一人的手上捧了個圓筒狀物。   「砰!!」   那孩子用力拉扯圓筒末端的一條線,圓筒另一端立即冒出了大量的彩煙,同時造成了巨大的聲響。   原來這就是令自己驚醒的聲響來源。該人臉上浮出了淡淡的微笑。   「喲!瞌睡蟲終於醒啦?!」一個略帶沙啞的爽朗人聲傳入他的耳裡。   該人回過頭來,頂著大肚子的旅棧經營人就站在下方樓梯口。   「喔!早安,先生!」他朝經營者致上禮貌性的點頭禮。   「哈哈哈!已經不早啦!你再晚個半時下來,就吃不到任何餐點啦!」   相較於投宿客的彬彬有禮,經營者則是表現出了在地人的隨性,那種看似粗鄙,但卻相當淳樸親切的態度。   「是,我立刻下去。」該人有點臉紅,連忙走下樓來。   「唉呀!我不是早叫你把這兒當成自己家就好了?你再這樣多說個幾句客氣話,我的心臟大概就又會縮短個幾年的壽命啦!」經營者用力捶了捶自己胸口。   「呃…是!真是抱歉。」   「…真是的,就叫你別這樣了嘛!」經營者豪邁地一掌拍向他的背,完全無視該人瞬間縮了一下的身子。   旅棧原本空曠的大廳此時充斥著人聲。   原本擺在中央供人休憩的幾張客桌椅早就被推到兩旁,數條長形大餐桌此時已佔據了它們原先的位置。   餐桌上擺滿了各式佳餚,烤豚、炸禽、蒸卵、涼菜、麵包,甚至還有遠從外地運來的鮮魚作成的料理。   不過現在,這些美食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消失了的那部份,想當然爾是進到圍坐在兩旁的那些人的胃袋裡去了。   各餐桌的兩旁皆坐滿了形形色色的用餐者。有些是旅行者,有些是旅棧的人員,其他絕大多數則都是這個小村莊的村民。   為了慶祝這個特別的日子,幾乎整個村子的男女老幼都到齊了,將這個亦被作為全村聚會所的旅棧大廳擠得滿滿的。   人們的交談與歡笑聲、器皿上刀叉切割食物的刮磨聲,以及酒杯互碰的撞擊聲,如此多樣的聲音於這空間的各個區塊此起彼落。   在經營者略嫌粗魯的推拉下,該投宿客也進到了大廳之中。   「呼呼!各位!看看誰終於來啦!?」才剛跨過廳門,經營者就拉開了喉嚨,對用餐者們大聲嚷道。   「瞌~睡~蟲~!!」   前幾排的十多位男性村民居然很有默契地一同朝投宿客舉起了酒杯,他臉上立刻感到一陣熱。   「哈哈哈!這下你可成了大名人嘍!」   經營者那幾位村民一同大笑了好幾聲,然後才將早已羞紅臉的投宿客帶到了他的座位上。   在經營者離開了好一會兒後,該人那尷尬的情緒才逐漸退去。   他抬起頭來偷瞄了瞄四周,在看到眾人早已都各聊各、各吃各的了之後,才終於放鬆了下來。   看著擺在眼前的食物,他卻不覺得餓,因此開始觀察起這個自己從未好好打量過的大廳。   對面牆上的大窗立刻拉住了他的目光。那大到有點誇張的圓窗上有著數條木製的窗框,許多精美的浮雕就這樣被刻在上頭。   在靜靜凝視了那雕刻一會後,他大致看出了上頭是在講述一個古老的傳說,應該就是那個『太陽墜落』的故事。   此時,看著那穿過了大窗而灑落在室內的陽光,該人也終於明白了這窗子的實際功用。   「在日出之後,太陽整體將會完全進入這個窗子的範圍之內,對齊的角度絲毫不差,完完全全就像被窗戶給框納住一樣。」   他想起來了,這是個可追溯得相當久遠的習俗,至今世界上就只有相當少數的地區與民族仍保有這樣的傳統文化…   「喂,你不吃嗎?」   一旁傳來的聲音將他的視線拉回了桌邊。   「呃…因為我還不是很餓…」他看著鄰座那位留了滿臉黑鬍子的村人,有點吞吞吐吐地說。   村人皺了皺眉,鬍子蠕動了起來:   「這樣怎麼行呢?菜冷了可就不好吃啦!可別辜負了今天啊!」   他用眼神指了指窗外的太陽。   「是啊!現在不吃,也等同辜負了這場好宴會啊!」對座的另一位村人也抬起頭來附和道。   「呃,是,真是對不起。」投宿者紅著臉,連忙取了幾塊白麵包到盤子裡。   「我說你啊,只吃那些,營養根本就不夠!」   黑鬍村人說罷,立即伸手切了一大塊烤豚肉放進他的盤子。   「啊,真是謝謝你!」該人連忙道謝。   「呀!客氣些什麼?!我可不想日後被外地人講成未盡地主之誼啊!」他揚了揚眉。   看到對方那爽朗的態度,投宿客原本緊張的心情也漸漸紓解了開來。他微微一笑,舉起酒杯向對方致敬。   「對了,我從剛剛就很好奇,你身上穿的是什麼服裝啊?」對座的村人邊切著炸禽邊問道。   投宿客立刻下意識地摸了摸身上穿的長袍,才注意到自己是大廳裡頭唯一穿著這種禮袍的人。   「呃…因為得知今天有宴會,所以我才…」   見到對方狐疑的目光,他連忙轉了個語氣。   「這是我們那邊每當宴會與交誼活動時必穿的禮袍,正式的名稱為『星爍』,因為它會自然而然閃爍如星光般的光輝。」他解釋道,並再度下意識地拉了拉這件打從昨日梳洗完畢後就換上的禮袍。   「嗯…這樣啊。我活到了這把年紀,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呢。」一旁的黑鬍村人也轉過頭來,仔細地審視這件衣服。   「是啊!雖然常有外地的旅行者會在我們這裡居留,但還真的是頭一次見到這種衣服。」對座的村人說道。   「嗯,看起來就是有錢人家的玩意兒,小兄弟你應該很富有吧?」黑鬍問道。   「呃,這個其實…」   他的話被身後突如其來的樂聲給打斷了。   前方表演台上,幾名手持樂器的村民開始演奏起當地的民謠,三位女性隨後也在音樂中翩翩起舞,跳起了當地所謂的『日之舞』。   黑鬍和對座村人的注意力皆轉移到了這傳統表演之上,不一會兒就和大夥一同配合曲調拍著掌,將剛剛彼此談論的事遠遠拋到腦後了。   投宿者也靜靜地觀賞著這個表演。突然間,他感受到似乎有個視線正凝視著自己。   他轉過頭去,發現這個視線似乎是來自後方角落的一桌,坐在那裡的眾人皆為旅行者,但此時並沒有任何一位看著自己。   大概是自己神經過敏吧。   投宿者回過頭,繼續欣賞這當地一年一度的舞蹈表演。 **************************************   「真是承蒙招待!」   投宿者向站在旅棧大門口的經營者夫婦深深鞠了個躬。   「唉呀!還跟我們客氣什麼呢?」經營者揮了揮手。   「倒是,旅者你後來有看到嗎?」他轉了個語氣問道。   投宿客相當清楚對方問的是什麼。   「很遺憾。」他搖了搖頭。「到最後還是沒有看到。」   「喲…那還真的是很遺憾哪。不過也沒辦法啦,畢竟都這個時候了,要看到也真的得憑運氣。」經營者點點頭。   「那我們的服務還滿意嗎?是否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呢?」他接著問道。   「沒有沒有!一切都很好,我住得相當愉快。」投宿客笑了笑,做了個絕對沒問題的手勢。   「哈哈!這是當然的了!別忘了我們這家可是曾招待過王子公主的好旅棧啊!」   經營者的燦爛笑容中帶著一股得意。   在告別了旅棧經營者夫婦後,該人獨自走在森林的小徑上。   為了對抗這戶外逐漸下降的氣溫,他早已穿上了厚重的抗寒衣,背著沉重的行李一步步地向前走。   然而,四周的積雪將地面變得一片白茫茫,加上雪表面所反射的日光,令他難以看清前方的景物。最後,他終於不得不將那重得嚇死人的背包給放了下來,打開它開始翻找自己的目鏡。   好不容易,他終於在一件衣服下挖出了這個小小的黑色物件,隨即將它戴到了臉上。   「…我真是自找罪受。」他喃喃自語道。   該人在一顆林木的底部坐了下來,將身子倚靠到樹幹上稍作休息。   「那接下來該往哪走呢?」   他翻開了剛從背包的口夾裡找出來的地圖,開始研究了起來。   『文明之母』   被認為是人類文明的起源之地,一個位於世界中心的龐大島嶼,同時也是一個偉大的國家…   看著這張地圖,該人的腦中不自覺地響起了這段自己過去從學坊課本上讀到的字句。   是啊,文明之母,自己目前就位於這個島嶼的一角,說難聽點,就是一個鳥不生蛋的貧脊地區。   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來到這裡的呢?該人開始回憶。   他想起了星空、光芒、還有…一個約定…   一陣突如其來的足音令該人立即收起了思緒。   「有人來了!」他的警覺大幅提升。   「會是什麼人?!」   緊盯著足音的來源方向,該人握緊了衣服口夾裡的某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