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未來我夢の超空間
關於部落格
  • 252610

    累積人氣

  • 47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ゴジラXバランエヴォ 帝都最終夜》第八章 激突

第八章 激突 『在全球各地,被支持者們認為是上一個文明的遺物,除了沙基的三座大金字塔、馬雅文明遺址、安地斯山太陽門等巨型遺蹟之外,也有著許多被稱為歐帕茲的神秘人工造物,好比於馬雅神殿中發現的水晶頭骨,其製造技術的水準就連現代工藝也很難達到。而這些都被支持者們視為是人類曾有過另一個高度文明的最佳證物… 『…然而,在目前由巴基斯坦政府管理的摩漢喬‧達羅遺跡之中,有個被當地人稱為”成為玻璃的市鎮”的區域。該地區佈滿了乍看下為帶著綠色光澤的黑色石頭,而學術上則是被稱為”托立尼提物質”之物。該物質是在受到了核能的高熱影響,由砂融化而形成的。支持者們也據此認為該地區曾在遙遠的古代爆發過核戰爭...』 宮下闔上了手上的這本厚重的書,揉了揉因長時間沒休息而乾澀的雙眼。在望了牆上的掛鐘一眼後,他明白時間已經相當晚了。 真是遺憾,遙對這類事物真的都不太感興趣。他無奈地想著。 對他而言,研究這類超古代文明的理論,就是他工作之外最大的興趣所在。從剛接觸至今,已經足足過了十五個年頭,而熱情卻從未減少過。 宮下起身走到窗邊,望著外面的夜空。 「地球啊…人類接下來,該怎麼走才好呢…」他對著天空喃喃自語。 **************************** 清晨的曙光灑落在東方的海面上,金光閃閃。此時的太平洋正如其名,宛若無風的湖水般地平靜。三艘海上自衛隊巡洋艦緩緩地在其上航行著,默默地執行自身的任務。 這三艘巡洋艦由其中最大的一艘領頭,朝北方航行著。戴著墨鏡的中村一佐站在艦橋的窗戶旁,望著外頭的破曉之光。他也是該領隊艦「企業號」的艦長。 「真是無趣的任務啊...」中村墨鏡之後的雙眼透出了一股無奈。 自從哥吉拉自沖繩出海後,海軍就被下令對太平洋近海進行嚴密監控,中村所率領的三艘巡洋艦也在此列。他們在這個特別命令的指示下已於此海域巡邏了兩天之久,然而身為目標的哥吉拉則是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看來牠已經不知道游到太平洋的哪個角落去了,這樣的話應該是不會再有上陸威脅了...」中村戴上了墨鏡,點起了菸。 後方的舵手見到了艦長此舉,隨即皺起了眉頭,轉頭朝一旁的副艦長低語。 「那個...這裡不是禁菸的嗎?副艦長?」 副艦長無奈地搖了搖頭。 「畢竟艦長是他呀。」他苦笑。 中村並沒有察覺到屬下對自己的不滿,繼續吸著菸凝望遠方。 其實,牠沒出現在自己的巡邏海域中,反而是件好事吧?他思考著。 中尾並不討厭這個任務。對他這個從小就熱愛海洋的人來說,能有這個機會離開那無趣的辦公室,確實是件值得高興的事。而對於週遭海域的巡邏與監控也確實是海軍的職責所在,對於此,中村是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的。 但問題在於,他們所監控的對象並不是敵國的潛艦,而是在近五十年來於世界各地造成各種災害的巨大生物。在其面前,自衛隊海軍真的可以說是毫無用武之地。因此,他此時真的由衷地希望哥吉拉不要真的出現在自己巡邏的海域中。 這並非是表現出中村是貪生怕死之人,但面對戰力相距太大的敵人,他不認為就這樣壯烈犧牲會是多有意義的事。好歹,他也是有妻小之人,每當想到他們此刻正在家中為自己的安危擔憂時,中村都會收起任何想慷慨赴義的念頭。在同時身為軍人與丈夫父親這些的角色之間,他多年來一直都在其中取得了平衡點,但是此時,他對於自己正在執行的任務有著某種迷惑。 空軍擁有VTOL機,陸軍擁有Maser殺獸光線車,這兩者也在一次接著一次的戰役中不斷被強化改良,建立了極強大的對特殊生物防衛網。然而相較於空軍陸軍,海軍卻沒有任何這類足以對抗特殊生物的超兵器武力。 自過去數十年來,政府在海軍對特殊生物的戰備上並無明顯的強化。說起來這真的相當本末倒置,畢竟為數眾多的巨大生物都是由海洋出現並上陸,照理說,擺第一的應該為海上防衛戰力才是。但政府的做法卻完全相反,明顯將主力擺在陸地的防衛上,忽略了海上防禦網的戰力強化。 中村將菸拿至手上,緩緩呼出了一口白煙。 海中用的超兵器…其實也不是沒有,說得更正確一點,應該是”在從前曾經有過”。自當年升上了三佐後,中村知曉了許多國防省長年欺瞞外界的內幕真相,其中包括了所謂的”海底軍艦事件”。 **************************** 時間點約為西元1963年前後,在當時某個自稱為Mu帝國後世子孫的秘密組織”Mu”,在對世界各國政府發布了征服宣言後,隨即發動了數場恐怖攻擊。該組織的科技與武力相當優秀,就連當年的最新型潛艦都成了其階下囚。在宛若火燒眉毛的急迫情況下,日本政府緊急召開機密會議,最後決議使用一艘超級潛艦作為對其進行殲滅作戰的最終軍力,該潛艦的名稱為─”海底軍艦 轟天號”。 實際上,轟天號是在某個秘密小島的軍事工廠中建造的終極兵器,管理該島的那位日本艦長當初之所以設計製造它,目的是為了要擊敗美國,一雪二戰敗北之恥。這位一心一意想打倒美帝,愛國心相當頑固的艦長最後終於被說服,讓轟天號得以正式出擊對抗Mu組織。 在太平洋,轟天號與Mu組織的潛艦以及其所飼育的海龍曼達展開了戰鬥,在擊敗了對手後直搗對方大本營,最後成功摧毀了該組織的海底主基地,其威脅也隨之解除。 雖然這個結局算是皆大歡喜,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可說相當令人不快。在見識到了轟天號的高戰力之後,日本政府意圖將其進行量產,作為海軍的主力之一。但是一旦這樣做,就代表了在當今的聯合國體制下,轟天號將永遠無法成為打倒美國的決戰兵器,而這也是那位艦長最不願意見到的情況。 在國是會議中確定自己的想法與當代的日本政府無交集後,該艦長做了個相當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動作。他與效忠於他的乘組人員們以未知的方式通過了重重戒備,竊走了轟天號,並從此下落不明。而他過去管理的那座秘密小島,也在一天後發生謎樣的爆炸,徹底摧毀了島上的一切軍事設施,轟天號的設計藍圖也在該爆炸中化為烏有。 在失去了轟天號實體與其藍圖後,日本政府曾試圖將其自行重造,但最後仍以失敗收場。假如讓外界得知此事,政府將會顏面無光,因此在當時高層們做了個決議,決定將此事封印起來,永不再提... **************************** 假若…當年的轟天號有保留下來,那現今的海軍,戰力絕對是目前的數倍以上吧... 在沒有任何超兵器的輔助下,目前自衛隊海軍的戰力最多也只能擊殺弱型的特殊生物,因此在一般對特殊生物的戰鬥中通常只被作為監控的單位,如中村率領的艦隊目前正在執行的,而永遠無法成為主要戰力。 每當想到此事,中村都在心中無奈地苦笑。 派遣戰力不足的海軍進行監控,運氣好的話,在遭遇巨大生物前就得以平安回港。而運氣不好的話,那下場大概也只會是那樣了,而這情況其實在過去也已經發生過了許多次。 沒辦法,現實就是這樣,不管怎麼去想都是沒用的,只能用坦然的態度去擁抱現狀。希望自己能犧牲得有價值,已經是一種奢求了。 中村收起了自己那迷惑的心。 然而雖然自己並沒有辦法像那位艦長一樣,為了心中的國家理想而不惜犧牲一切。但同樣身為軍人,中村多少也能體會他當年奮力堅持的原則。這就是,所謂的愛國心吧… 話說回來,像他如此的人,在不顧一切竊走了轟天號之後,照道理第一步應該就是去攻擊美國。然而為何… 一旁的聲納探測器突然發出了聲響。 「報告!右弦前方的海中有巨大物體!」 「什麼?!」中村艦長轉過頭來,驚訝清楚地寫在他的臉上。 巡洋艦右前方的海面迅速隆起,伴隨著大量的水花,一道道紫色尖銳的背棘露出了水面。數秒鐘之後,現身在眾人眼前的是不斷滴落著大量水珠,面容凶暴的怪獸王哥吉拉。 「目標確認!已浮上海面!」儘管受到了極度的震驚,監控員仍盡職地以宏亮的聲調報告目前的情況。 中村慌忙地拿起了通訊器對講機,向自己所屬的海軍基地進行回報。 「回報基地!這裡是第三艦隊企業號!已發現目標的行蹤!位置在…」 「報告!左舷前方出現另一個巨大物體!」 監控員急促的聲音打斷了中村的報告,他連忙朝該方向望去。 遠處的海面上開始產生浪花,數秒之後,海面也迅速隆起。在白色水花的陪襯下,另一隻巨獸也現身在水面上。企業號艦橋中的每個人,都清楚地見到了該生物背上尖銳的長刺。 「另一體巨大生物出現!艦長,請下達指示!艦長!」 監控員緊張地抬起頭來,以迫切的眼神望著中村。他那充滿了恐懼感的聲音在艦橋狹小的空間內不斷迴盪。 「......!!」 中村一時之間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他的面容變得僵硬,完全沒意識到香菸已從其指間滑落… 巴朗,面目猙獰地正式現身在眾人面前。 四周的空氣彷彿凝結了般,海面上的兩隻巨大生物互相對望,彼此的眼神中都閃爍了不安定的光芒。如此的氣氛,一時間讓人再也無法感受到時間的流動。 在經過了宛若一年的一分鐘之後,哥吉拉的眼光逐漸變得犀利。無論牠在生物本能的引導下感受到了什麼,彷彿認定了眼前的生物就是敵人般,牠張開了血盆大口,朝巴朗發出了一陣轟天巨吼。 面對哥吉拉意味宣戰的怒吼,巴朗也立即露出了凶惡之貌,抬起頭來朝天空發出了一陣長長的咆哮。 一瞬間,哥吉拉的背棘發出了炫目的金光,高熱使其身邊的海水迅速大量蒸發,白色的水氣瀰漫在周圍的海面上。隨後,強力的金色的熱線在下一個瞬間擊出,高速朝巴朗的方位射去。 面對眼前急速襲來的攻擊,巴朗立即在第一時間內做出了反應。牠以相當敏捷的動作朝右方一躍,尾部大力一甩,在紛飛的白色浪花中迅速潛入了海中。一秒之後,哥吉拉的熱線擊中了空無一物的海面,強烈的爆炸將整個海面轟了開來,大量的水花四濺,其中並夾雜著因高溫而造成的白色水氣。 在確認了自己的攻擊並沒有擊中對方後,哥吉拉憤怒地咆哮。在其尾強力的拍擊後,哥吉拉也在浪花的陪襯下高速潛入了海中,留下了三艘巡洋艦上目睹這恐怖一幕的人們。 海中,兩大巨獸以相當高的速度潛泳。哥吉拉在後方追逐著巴朗,於海水中造成了極猛烈的水流,大量的氣泡由牠的口鼻不斷朝後方冒出。巴朗在海中的游速同樣相當快,牠不斷在水流中擺動身軀,直直地朝海底游去。 在背棘金光的陪襯下,哥吉拉的金色放射熱線再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巴朗射去。後者宛如後腦杓長了眼睛般,迅速地朝左方閃避,熱線直接衝擊了海底的岩層。強烈的爆炸隨即發生,岩石的碎屑與塵煙瞬間瀰漫在海水中,海底一片霧茫。 在塵煙中,巴朗抵達了海底。在接觸到岩石的寸前牠迅速轉身,甩動尾部拍擊岩石,以高速向上浮起。隨後,兩隻怪獸以不到一公尺的距離高速擦身而過,朝相反的方向疾衝而去。 由於速度過高,哥吉拉猛烈地撞擊了海底岩層,岩石碎片四處飛濺。在煙霧中,哥吉拉緩緩站起身來,對於對手狡猾的行動,牠憤怒地張口咆哮,大量的氣泡立即紛紛冒出。在海水影響下變沉悶的吼聲消失之後,哥吉拉雙足朝海底全力一蹴,再度高速游向巴朗。 在即將碰觸到海面之前,巴朗靈活地翻了個身,再度急速朝海底下潛,在數秒後,與同樣以高速朝海面上升的哥吉拉發生了正面衝突。 兩隻巨獸發生了激烈的大碰撞,伴隨著這個撞擊的,是彼此身驅之間大量浮出的氣泡。在撞擊之後,兩者迅速分開。巴朗順勢以背刺刮過了哥吉拉的胸腹,後者體表隨之剝落了些許碎屑,但並未受到實質的創傷。 哥吉拉與巴朗各自維持原路徑朝海面與海底游去。四秒後,兩者再度轉向,高速游向彼此。 激烈的碰撞再度發生。在大量的氣泡中,兩者彼此抱住了對方,高速朝海底旋轉衝去。猛烈的水流帶動了四周的氣泡,跟著兩隻巨獸的身軀一同急速地旋轉。不到三秒,兩者在高速中一同猛烈地撞擊海底,在四處飛散的岩屑與煙塵中,巴朗再度擺動牠那靈活的身軀,迅速竄出了瀰漫著煙霧的區域。 煙霧中發出了金光,哥吉拉的放射熱線隨後再度朝巴朗的方向擊出,其身軀四周的煙霧瞬間消散。 巴朗在海水中再度迅速改變了行進方向,熱線從其身邊擦過,朝海面射去。 海面受到了強力的衝擊,爆開了大量的白色水花。金色的熱線衝出了水面,朝空中直直飛射而去。 在與眾人一同目睹這幕後,中村艦長再度戴上墨鏡。 「各艦進行閃避行動!」他下令道。 就在剛剛,基地的第一步指令已經下達。他們要求中村暫時於安全距離外持續監控兩隻生物的戰鬥,若非必要,絕不得對其發動攻擊。 「這是當然的…我怎麼可能會在那種東西面前輕舉妄動呢…」中村搖了搖頭。 中村心知肚明。就如他先前所言,海軍的對特殊生物的戰力非常有限,就算這三艘巡洋艦確實地配備了強力火砲與魚雷,也絕不會是眼前這兩個生物的對手。 三艘巡洋艦緩緩駛離主戰區,雖然就目前來看海面仍與平日無異,但在這寧靜表象的底下,其實是暗潮洶湧… 兩隻怪獸將身軀貼近海底,高速地游動。巴朗在疾速的行進中靈活地擺動著自己的身軀,並不時改變方向來閃避來自後方的攻擊。哥吉拉緊追著巴朗,熱線不斷自牠的口中釋放,擊向對手的所在位置。隨著兩者經過時所造成的強力水流,海底岩層的眾多沉積物都被捲起,隨著水流而飄散。 下一波熱線再度突破了海面,險些擊中企業號左側的巡洋艦。 「航海家號!請回報狀況!」中村在通訊器前急切地問道。 「這裡是航海家號!方才的攻擊並未擊中艦…」 一道金光迅速竄出海面,這次直接命中了航海家號的右側。 在震耳欲聾的爆炸聲中,火焰從艦身的受創處迅速竄出,黑色的濃煙也開始不斷冒出。 「航海家號!立即回報!立即回報!」 「這裡是航海家號!右舷遭擊中!已開始準備滅火處理!」 「第三艦隊全速脫離戰區!重複!第三艦隊全速脫離戰區!」 在中村的指令下,三艘巡洋艦開始以最高速度迴轉,全速脫離該海域。 可惡!沒想到動作還是太慢了!中村惱怒地握緊拳頭。 海中,兩隻怪獸貼著海底高速朝彼此游去,於兩秒後發生了激烈的衝撞。載激烈的碰撞中,巴朗不敵哥吉拉的力量而被彈至海底。在撞擊中,岩石碎屑再度於其身邊飛濺。 巴朗凶暴地吼著,大量氣泡由牠的嘴中冒出。哥吉拉也隨即游到其面前,以右腳大力踏住了對手的身軀。 金色的光芒在一次籠罩哥吉拉的背棘,在其發出勝利咆哮的同時,冒出大量氣泡的口中也再一次地發出了金光。 瞬間,巴朗再度以尾部大力拍擊海底,該動作的反作用力成功賦予了牠脫離對手的束縛的衝擊力。同一瞬間,哥吉拉的熱線擊出,千均一髮之際,巴朗迅速自哥吉拉腳下脫出,熱線直接衝擊了已無目標物的海底。在強烈的爆炸中,巴朗迅速轉身擺動身軀,再度高速游向海面。 在爆炸造成的岩石碎片與煙霧紛紛降下後,哥吉拉站在空無一物的海底,發出了極度惱怒的吼叫聲。 巴朗浮上海面,維持高速向三艘巡洋艦的方向游去。 「砲擊準備!」中村艦長下令。 在回報了最新的狀況後,基地批准中村可基於防衛理由而對兩者進行攻擊,但這也是他最不願意做的事。 假如因攻擊而惹惱了牠們,那這三艘巡洋艦在明天絕對將不復存在。因此,發動反擊真的是下下之策,在最緊急的情況下才得以實行。 看著眼前朝自己疾速行進的巴朗,中村無奈地嘆了口氣。 「砲擊開始!」 三艘巡洋艦在中村的命令下,同時朝巴朗開砲。在砲彈的衝擊下,海面爆出了一個個高度驚人的水花。在震耳欲聾的砲聲中,巴朗再度靈活地閃躲,第一波砲擊結束後,牠仍毫髮無傷地持續朝原方向游來。 「閃避動作!」 正當中村下達此命令時,哥吉拉也同時浮上了海面。在背棘金光的陪襯下,牠再度甩頭朝巴朗擊出熱線。 三艘巡洋艦各自朝不同的三個方向高速迴轉。巴朗此時已來到企業號與航海家號中間的海面,而為了躲避熱線攻擊,牠再度快速地朝右側轉向,哥吉拉的熱線隨後從牠與企業號之間穿過,在海面造成大量的蒸發水氣。 在轉向之後,巴朗以原先的高速衝向先前已受創的航海家號。甲板上正在進行滅火工作的水手們,一瞬間都忘記了身處險境,目瞪口呆地望著這頭朝著自己襲來的巨獸。 激烈的撞擊隨後發生。在航海家號閃避不及的狀況下,其右舷遭受了巴朗直接的高速衝撞。在激烈的晃動中,無數名水手失去了平衡,紛紛自甲板落入了海中。而大量火焰與濃煙也隨即由該艦受創處竄出,其中也夾雜著驚人的爆炸聲。 「回報!這裡是航海家號!輪機室遭擊中!重複!輪機室遭擊中!船身已開始下沉,開始進行棄船準備!」 航海家號艦長慌亂的聲音傳出了通訊器,中村艦長已面如死灰。 「企業號及優秀號持續脫離戰區!航海家號請開始進行棄船動作!」 他以無比沉重的聲調下了這道命令。他的心中彷彿壓了一塊大石頭般,撐在儀表板上的雙臂此時已經感受不到自己身體的重量。 航海家號的甲板上亂成了一團,水手們開始丟下逃生艇,準備棄艦。而在撞上了該艦後,巴朗再度潛入了海中,朝著與哥吉拉所在的相反方向游去。 望著對手漸行漸遠,哥吉拉發出了憤怒的咆哮,金色的粒子再一次於牠的口中凝聚。 這樣不行啊!假如朝那方向攻擊的話,有很高的機率會擊中副艦優秀號的! 中村急忙下達新的命令。 「企業號與優秀號!立刻同時朝目標方向開砲!」他急迫的聲音傳遍了兩艘巡洋艦的艦橋。 隨著砲擊的轟然巨響,哥吉拉的身上立即冒出了火花與煙霧,大量的水花也自其週遭的海面爆出。口中的金光消失了,只剩下哥吉拉在緩緩落降的水花中憤怒地咆哮著。 此時的巴朗已經平安地脫離了戰區,高速朝遠方游去。 在咆哮過後,哥吉拉令人意外地並沒有對艦隊進行報復行動,而是迅速潛入海中,也朝著巴朗的方向直線游去。 望著逐漸行遠的兩隻怪獸,中村艦長終於長吁了一口氣。 「航海家號!請報告目前狀況!」 「這裡是航海家號!已經開始棄船!目前人員傷亡仍在估計中!」 中村沮喪地低著頭。 都是因為我指揮不利,才會造成這樣的損傷… 他拿起了通訊器的對講機準備回報基地目前的狀況。 此時,中村忽然察覺到兩隻怪獸行進的方向有異,他立即望向儀表板。 「這裡是中村艦長!第三艦隊折損一艦,已開始進行棄船和救援行動!目標皆已離開該海域,目前的行進方向是...」 豆大的汗珠流下了中村的額頭。 「東京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