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未來我夢の超空間
關於部落格
  • 259495

    累積人氣

  • 59

    今日人氣

    8

    追蹤人氣

《ゴジラXバランエヴォ 帝都最終夜》最終章 審判

最終章 審判 研究室裡頭寂靜無聲,沒了平時儀器運作的噪音,也沒了平日惠子的聒噪。遙獨自一人坐在位子上,雖目光凝視著桌面,但心思卻仍停駐在東京鐵塔上的那一刻。每當她回想起最後的那幕,原以為早已流乾的淚珠就又再度滑下雙頰。 自父親落下後,她與宮下在展望台度過了宛若半年之久的二十分鐘,對策中心的救援人員才抵達了現場。 中尾長官親自搭直升機趕來。然而在那裡等著他的,是窩在宮下懷中淚流滿面的遙,以及落在塔底碎塊堆之下,此刻仍無法找尋的鈴木屍體。 鈴木博士的那一槍成功地將子彈打入了艾佛體內,經過高效率的血液循環,化合物迅速自傷口蔓延至全身。但艾佛隨後的那一擊,也破壞了鈴木身下的展望台基座… 直升機上,遙始終無語,在宮下手臂的圍抱下靜靜地啜著泣。 在鈴木的犧牲下,艾佛癌化的身體開始迅速衰敗。不到半分鐘,那龐大的身軀就失去了平衡,自鋼架上一落而下,如今已成塔底一具冰冷的屍體。 根據中尾在直升機上緩緩道來的說法,當初造成展望台天花板塌陷的強烈震盪,是早已傷痕累累的艾佛因體力不支,失足自塔上墜落而意外撞上基座所造成的。 然而這意外,卻徹底改變了兩個人的命運… 遙將手伸向面紙盒,卻發現裡頭早已空空如也。 她起身走向惠子的座位,抽了幾張她座位上的面紙。反正,原主人也不可能回來了。 在擦去眼淚,並擤了擤鼻子後,遙開始嘗試一些可令自己平靜的方法。 過了約莫三分鐘後,終於稍微穩定下思緒的遙推開了研究室的門。 宮下就坐在天井欄杆旁的座椅上,身上的傷口都已經過了醫療處理,取出了子彈的右臂此時正吊著乾淨的白色繃帶。 在見到遙後,他也站起了身來。 「...還好嗎?」宮下低聲詢問道。 「...嗯。」 雖努力想保持平靜,但遙的內心卻又無預警地湧起大浪,眼淚再度不爭氣地滑下了臉頰。她連忙以袖子擦拭雙眼。 「...醫生應該有叫你先休息靜養吧?」從她不自然的語調可明顯聽出那股壓抑的情緒。 「…嗯,但是我放心不下妳的情況,所以就…」在抿了抿嘴唇後,宮下以平靜的語氣答道。 遙靜靜地看著他的面容。 此時宮下的右臉頰及額頭都貼著一大塊紗布,其他被玻璃割傷的傷口也被塗上了黃色的藥水。真要說起來,這實在是一張相當古怪的臉。 而此時的宮下也一改平日的輕鬆神情,幾乎可用滿面愁容來形容,再配上這張怪異的臉,讓一切變得相當詭異。 一股滑稽感突然自遙的心底竄了上來。 有人說,當人處在某種極端的情況下,有時反而會產生完全相反的反應,這就印證了遙目前的狀況。 此時她看著宮下的臉,居然有股想哈哈大笑的衝動,而這股衝動也意外地趕走了她心中原先累積的大量陰霾。 遙緩緩深呼吸,吐口氣,終於再度穩定了情緒。 「你在這裡等多久了呢?」她問。 宮下注意到遙的改變,神情也稍微放鬆了下來。 「手術後沒多久就來了,大概過了約一個半小時吧。」 **************************** 遙與宮下兩人於走廊上並肩而行往指揮廳的方向前進。 雖夜已深,但警戒事態仍尚未解除。除了要揪出對策中心內的其他間諜外,雖艾佛已死,但哥吉拉仍隨時有可能甦醒,在如此的情況解除之前,對策中心必須徹夜運作。 指揮廳的大門於兩人面前開啟,巨大的銀幕再度映入眼簾,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就站在他們前方。 此時,遙忽然感覺父親就站在眼前,隨時會回過頭來以冷漠的眼神望著自己。然而,一切只是虛幻。 前方的老人確實回過了頭,然而望向兩人的,是中尾長官疲憊但溫和的眼神。 「啊...你們不是應該在休息的嗎?」他問道。 「鈴木遙博士還有些事希望能確認。」 在以左手向中尾敬禮後,宮下轉頭看著遙,後者點了點頭。 中尾看著她的眼神再度變得哀傷。 「...關於令尊的事,我真的相當遺憾。身為他多年的好友,我相信他會希望由我來轉達。其實他…一直都是…」 「我知道。」遙打斷了中尾略為哽咽的聲音。 「…我一直都知道…他的心情、他的孤苦、還有他的愛,我一直都知道…」遙的眼神露出了相當程度的落寞。 她的這番話令在場的兩人陷入了沉默。 「和小倉惠子一同的間諜,都找出來了嗎?」經過沉重的數秒後,遙緩緩開口問道。 「我們盡了一切努力,目前雖已抓到五人,但相信還有不少人正在逃...」中尾凝視著她,深吸了一口氣。 「逃離的那些人,我們也正在盡力緝捕。目前外流的機密資料,我們也正在確認數量,並確保不再有任何資料流出。這是目前所能做的一切補救。」 遙靜靜地聽著,足足沉默了半分鐘才再度開口。 「那…現在請讓我看看,在兩隻怪獸的戰鬥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中尾點了點頭,轉身對操作員下令。 銀幕立即由倒在國會議事堂上仍昏迷不醒的哥吉拉,變更為先前於議事堂旁側的戰鬥錄影畫面。 「基本上,到目前為止都沒什麼狀況。」中尾看著畫面上逐漸朝兩怪獸集結的VTOL隊,向遙解釋道。 「然而,到底是什麼原因令哥吉拉受到如此的創傷,以致艾佛最後得以逆轉局勢,這是現在必須進行確認的…這是我的職責所在。」遙凝視著銀幕,以堅決的口吻說道。 中尾看著她,腦海中浮現了似曾相識的景象,感覺眼前的這位女性,似乎和某人的身影重疊了般… 銀幕上的影像繼續播放著。 紅色高能雷射與藍色Maser光線擊向兩隻怪獸,此時仍沒有任何異樣。然而在下一秒,整個畫面卻被突如其來的強烈的紅色光芒壟罩,亦隨之斷了訊。 「…根據衛星畫面顯示,整個區域在之後都被強烈的爆炸與巨大的火團所籠罩。第三防線…也因此…」中尾向首度見到這畫面的兩人解釋道,語氣中難掩自責之情。 遙默默地看著充斥在銀幕上的雜訊,在經過了數秒的沉默後,她要求再度播放這段錄影。 在人員熟練的操作下,記錄著這關鍵數秒的錄影於銀幕上再次播放。 一樣集結的VTOL隊,一樣的紅色與藍色... 「這裡!倒回去!...停格!」遙對操作員喊道。 畫面停留在發生紅光的前一刻,三人可依稀辨認出上頭所顯示的情形:四條紅色的高能雷射分別擊中了艾佛身上的幾根背刺。 在兩人心中充滿疑問的當下,遙轉過了頭來。 「...這就是紅光發生的原因。」她緩緩道。 「關鍵是艾佛的背刺。」遙回頭望著銀幕,向兩人解釋道。 「應該聽過...三稜鏡這種東西吧?」 中尾的表情變得難以形容。 「妳的意思是...牠的背刺具有三稜鏡的效果?」他問道。 「...具有折射性質?」宮下也面帶詫異。 在點了點頭後,遙再度轉過身來。 「其實由很多畫面就可以看出,這些刺是可透光的。而在這個鏡頭上,我們看到牠將身上所有的刺完全展了開來,恰巧造成了光線性質的高能雷射得以瞬間於背刺之間產生大量的折射...」 她吐了口氣。 「最後造成能量過高而發生劇烈的爆炸。」 「因為高能雷射具有光的『波性』,所以才會造成這樣的反應。Maser砲與哥吉拉的熱線則是射線類型的『粒子性』,因此並不會造成如此的效果...」宮下深思道。 「這也令我們沒有早一步察覺,使用高能雷射攻擊居然會有如此的危險性。」中尾眉頭深鎖。 遙默默地看著眼前的兩人。 「...這股強烈的爆炸威力終致破壞了哥吉拉堅硬的體表,造成了牠身上諸多的創傷,令艾佛有機會以劇毒攻擊哥吉拉。」她以平靜的口吻解釋道。 三人一同轉過頭去靜靜凝視著銀幕,就這樣經過了漫長的一分鐘。 最後,宮下率先打破沉默。 「那接下來呢?哥吉拉要如何處理?」他問道。 遙看向中尾,後者緩緩開口: 「目前的計劃是等其甦醒後,會根據鈴木博士的理論,以…」 說到這裡,他稍微降低了音量。 「...那些誘餌,將其引出外海。」 中尾略頓了頓。 「目前攜帶了新一批誘餌的人員已經在現場待命,預計只要等哥吉拉醒來就可開始行動。」 「妳認為可行嗎?鈴木遙博士?」他向遙詢問道。 「照理應該可行,但畢竟對方是生物,意外仍有可能發生。因此這部分最好還是要有所準備,以防發生無法挽回的事態。」遙看著中尾的面容,以專業且平靜的語氣說道。 聽完了她的建言,中尾也點了點頭。 「長官,那我們就先告退了。」 宮下再度向中尾敬禮,在對方回了禮後,遙與宮下就一同踏出指揮廳的大門。 中尾凝視著這兩人的背影。 「...鈴木,繼承者…已經出現了。」他蒼老的臉上終於浮現了微微的笑意。 **************************** 遙與宮下緩步而行。兩人之間的氣氛雖已略有轉緩,但仍相當地凝重。 於這條往日已走慣的路徑上,人難免會憶起過去的種種。而此時對遙而言,這些回憶就宛若數把利刃,不斷在她的心中劃過一道道傷口。 不知不覺,眼淚又掉了下來。 宮下立即察覺到遙那瀕臨潰堤的情緒,連忙將其擁至懷中。 在宮下那既稱不上舒適,又充滿汗味與藥水味的懷裡,遙終於再度啜泣了起來。 「沒關係的…儘管哭…沒關係的…」宮下的安慰話語迴盪在遙的耳邊,聽起來是那麼地溫暖。 「…為什麼…為什麼我要裝模作樣…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接受事實…即使我心中早就很清楚他的心情…為什麼我還是堅持要對他戴著一張假面具…」 遙哽咽的聲音透出了無盡的哀傷與悔恨,無限的自責衝破了心防,如大浪般自她的內心深處狂洩而出。 「因為…妳是人啊…」 遙抬起頭來,以帶著不解神情的泛紅眼框看著說出這句話的宮下。 「對不起…我不懂怎麼安慰人,也知道在這個時候說這些根本無濟於事,但我相信…這就是妳要尋找的答案。」宮下的眼神帶著一絲的落寞。 「這不是妳的錯…這真的不是妳的錯。雖理由千千萬萬,但只要是人,就一定會築起自己的心防,就算心底明知沒必要也是一樣。這就是人…」 遙靜靜地聽著宮下的話語,腦海中再度閃過各式各樣的回憶。 「…妳只是…身為一個人,所以才會如此。就只是這樣而已…」宮下淡淡地說道。 「這真是…太短視,太幼稚了…」遙哽咽地說。 在她這句話後,兩人之間陷入了數秒的沉默。最後,是宮下的聲音劃破了僵結的空氣: 「…相信妳父親會很高興聽見妳這麼說。」 遙不解地看著他。 「曾有人說過,當一個人覺得自己幼稚,此時那個人才是真正成熟了。」 宮下低下頭來看著遙。 「…相信妳的父親,會很高興看到妳在此刻有所成長。」他以溫柔的語氣說道。 在電梯門打開之後,並肩而行的兩人緩步走了出來。 方才宮下的那席話,雖然稱不上什麼安慰,但卻仍成功地將遙自悲傷的泥淖中拉了出來。 「妳…確定還可以嗎?」宮下仍不太放心,停下了腳步向遙問了一聲。 「嗯,我沒問題了。」遙點了點頭。 「走吧,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充足的睡眠。」她以恢復了平靜的語氣說道。 宮下點了點頭,兩人於是再度邁步向前走去。 兩名工作人員與他們擦身而過,遙依稀可聽見他們的談話聲。 「...我說呀!這次真的很嚴重...」 兩人繼續走遠,但談話的內容仍繼續傳入遙的耳裡。 「…是啊!這可是三十年來首度的怪獸大PK!這實在是...」 遙停下了腳步,剛剛的這句話已經敲響了她心中的某個警鐘。 「怎麼了?遙?」宮下也停下了腳步,疑惑地看著她。 遙微微張著口,眼神也變得恍然。就在下一刻,她終於領悟了這一切的關鍵所在。 在還未回應宮下的情況下,遙立即轉身朝反方向飛奔而去。 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行為嚇到的宮下,隨後也立刻追了上去,只留下兩位工作人員不解地望著一前一後由身邊飛奔而去的兩人... 唰地一聲,指揮廳的大門再度打了開來。 正忙著下達指令的中尾回過頭來,立即露出詫異之情。 不久之前才剛離開的鈴木遙及宮下浩司,此時卻再度出現在他的面前,而且神情皆凝重至極。 「怎麼?」中尾疑惑地向兩人問道。 「抱歉長官,請讓我看看…」 遙的話還沒說完,一名操作員就迅速轉過了身來: 「報告!西伯利亞冰原出現巨大生物!」 他那聽似平板的語調中參雜了某種程度的慌張與迷惑。 **************************** 西伯利亞冰原環境監控站陷入了極度的混亂,人們四處奔逃。在這慌亂之中,一陣令人戰慄的咆哮聲瞬間壓過了眾人的呼喊。 藍底帶紫紋的體表,巨大如刀的鼻角,生長於手腕兩側,似乎可用於滑翔的雙翼。一隻剛於永久凍土中甦醒的巨大猛獸,此時正朝飄著細雪的天空仰頭咆哮。 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內,監控站就在牠的手足之下化為一片廢墟… 同一時間,一隻綠色體表的昆蟲狀怪獸出現於巴拿馬運河周邊。 在其翼部放射的破壞光束照射下,堪稱人類建築傑作的運河結構立即破壞殆盡… 中國內蒙,在當地游牧民族的奔跑與慘叫聲中,人群後方的蒙古包逐一被一個灰色龐然大物踩踏摧毀。 在以犀利的目光凝視著地面上那些如螞蟻般奔逃的人類與家畜好一會後,牠那如牛般的頭角開始發出了青白色的電光... 澳州內陸,在原住民的注視下,天空巨大的雷雲中緩緩奔下了一隻白色的巨大生物。 伴隨著猛烈的雷鳴,牠那雄壯的吼叫聲於廣大的原野中無盡地迴響... **************************** 來自世界各地的緊急報告同一時間湧了進來,令指揮廳一時幾乎無法負荷。 「報告!印度洋有艘郵輪遭到不明的巨大觸手群襲擊!」 「報告!北美科技學院一體人工生物發生暴走!情況已無法控制!」 「報告!南太平洋出現…」 聽著這一切,中尾長官整個人軟綿綿地攤在座位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不禁自言自語道。 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遙雖然也相當地震驚,但... 「妳好像...不是很意外?」宮下在遙的耳邊低聲說道。 「...嗯。」她輕輕地點了點頭。 「妳剛剛在電梯裡跟我提到的要事…就是指這個嗎?」 「其實我原先也不是很確定…」 她走到了一名操作員的身邊。 「請調出先前兩隻怪獸戰鬥時的數據資料,各項細節都不能漏掉!」她道。 操作員回頭請示中尾長官,後者則點了點頭。 在該人熟練的操作下,龐大的數據立即於該席的電腦銀幕上列了出來。待它們完全展開完畢後,遙低下頭去開始審視這些看似複雜的資料。 「...果然是這樣。」 經過三分鐘後,遙終於看出了端倪。 「哥吉拉與艾佛,牠們兩者在戰鬥時的吼叫聲與平時有著一個關鍵性的差異。」她轉過身來對兩人解釋道。 「什麼樣的差異?」面帶詫異的中尾問道。 「頻率。」遙面色凝重。 「牠們兩者在戰鬥時會發出異於平時的高頻率吼叫聲,這種超高頻率的聲音是我們人耳無法察覺的,本身也帶有了極高的能量。 「藉由如此的高能量,此超高頻聲波得以傳遍全球各地...」她緩緩道。 「妳的意思是…這聲波就是造成了目前世界各地特殊生物大量出現的元兇?!」中尾臉上寫滿了震驚。 遙默默地點了點頭。 「我其實在先前翻閱資料時就有注意到,特殊生物大量出現的時代就是六零年代,然而這也是怪獸彼此互鬥最頻繁的時代。在這段時期之後,怪獸的互鬥變得愈來愈少,也就愈來愈少有新的怪獸出現… 「我也是在剛剛才領悟,或許怪獸之間的互鬥也就是造成怪獸頻出期的重要關鍵,所以才急忙想趕回來求證…」 她那帶著哀愁的聲音愈來愈小,到最後幾乎聽不見了。 「但是...為什麼?這次為何會如此嚴重?!」中尾不斷搖著頭,彷彿想將自己由這場惡夢中搖醒。 「是啊!就算是在六零年代,怪獸也不會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密集地大量出現呀!」宮下也開口道。 在短暫的沉默後,遙終於又再度開口: 「我想...這可能跟造成這個『覺醒現象』的怪獸性質有所關聯。不管之後的受此影響的特殊生物是在沉眠中甦醒或發生暴走,決定這現象程度高低的很可能就單單是那始作俑者的性質。 「很可能...就是因為今天身為始作俑者的牠們是哥吉拉與艾佛,所以才會造成如此嚴重的情況。」她緩緩道。 「但這也只是我個人的推測而已,也可能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中尾再度無力地攤在座位上。 「不管是什麼原因造成的,看來都有一場硬仗要打…」他喃喃道。 「…天哪…我們到底該怎麼做…」 **************************** 夜晚的東京沒有一絲燈火,地面唯一的光源,就是遠方都心那隱約可見的紅色火光。雖雨已停,但烏雲仍未散去,繼續盤據著兩人頭頂的天空。 宮下及遙站在對策中心頂側的露天看台,靜靜地凝望著眼前這片堪稱寧靜的景象。 此時所發生的事態早已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就算繼續待在指揮廳內也幫不上任何忙,所以才會把握這可能是最後的機會,來此享受最末一刻的寧靜。 「…這一切還是發生了,看來真的是避免不了的結果…」凝視著遠方的宮下率先打破沉默。 「你的意思是?」遙轉過頭來,不解地看著他。 「還記得我過去曾跟妳提過,關於地球意志這件事吧?」宮下說道。 遙點點頭: 「嗯,我記得。你想說什麼?」 宮下先靜了靜,才又再度開口。 「其實在我剛剛等妳的這段時間,也再度深思了妳父親所說的那些事。而在這過程中,我憶起了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 「還記得妳父親提過,哥吉拉胚胎是因不知名的原因而甦醒的嗎?」宮下問道。 在見到遙點了點頭後,他才又繼續說下去。 「基本上,根據我的記憶,1999年那場核實驗,在當時造成了太平洋大範圍且大規模的海底地震。」 「你的意思…難道?!」驚訝寫在遙的臉上。 「對。」宮下面色凝重。 「就是那場海底地震喚醒了哥吉拉的胚胎。」 「當年血岩島被毀時,哥吉拉的胚胎可能就是被湧入的海水給吞噬,長年來一直浸泡在那充滿營養物質的海水中,如艾佛的狀況般靜靜地休眠著。 「那場海底地震很可能就是震毀了該區位的岩壁,令胚胎得以脫離那不利成長的封閉環境,於是遂解除了休眠狀態…」 「哥吉拉的胚胎就這樣甦醒了…」遙深思。 「…但是,這一切也未免太巧了!那場核實驗,居然造成了如此廣大的影響。不但造成了全球海平面的上昇,還同時造成了哥吉拉與艾佛的甦醒...」 她頓了頓。 「而先前襲擊菲律賓的巨大生物群似乎也是出自這個原因。」 宮下點了點頭。 「所以,我才會說有一股意志在控制一切…『地球的意志』。」 宮下的神情嚴肅得令遙無法懷疑他說這些話的認真度。 「我曾說過,地球很可能本身就是個意識體,我們人類及這世上的一切,皆被地球監看著。」他的目光凝視著遠方。 「我認為,1954年初代哥吉拉的出現,是地球給人類的一個警訊,一個勿戰爭、勿濫用核能的警訊。但是,人類仍不懂這警訊的意義,沒有從那次的事件中得到教訓。世界各地仍不斷發生小規模的戰爭,各大國仍不斷研發核兵器等超級武器,造成了當今國與國之間以大量武力相互制衡的怪異情況... 「這樣的情況雖然可以暫時達到某種平衡,但是卻沒有人敢保證,如此的平衡不會在少了某根螺絲的情形下開始崩壞。而一旦這個平衡崩壞,接下來面臨的,就是毀滅性戰爭,足以毀滅整個地球與人類文明的『終末戰爭』。」 遙默默地聽著。 「愛因斯坦曾說過:『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用什麼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戰用的會是木棒和石頭。』這其實就已經道盡了一切。 「這樣的情況相信地球也早已有預見,因此不斷給人類提出警告,歷年來眾多怪獸的出現就是警告之一。就我所知,有很多怪獸的出現,該事件本身就和人類的不當行為脫不了關係。 「又如妳所說,怪獸互鬥會造成更多怪獸的甦醒。這現象其實也就像是水波一般,若先沒有一顆投下去的石頭,是不會激起之後那些波紋的。而人類就是專門在丟下石頭,而且還不只一顆,看看那些互鬥的怪獸,有多少是因為人類的作為而出現的? 「然而,人類卻從來沒有去了解,亦或是刻意無視這些事件所蘊藏的警示涵義,人們仍不斷盡其所能破壞生態、各國仍不斷持續擴武。更諷刺的是,原先身為警告的哥吉拉,後來卻成了人類製造的戰爭武器。」 說到這裡,宮下轉過頭來看著他的聽眾。 「終於...地球對人類下了最後通牒,就在人類犯了最後一個錯誤之時,也同時決定了自己的命運。」 「…1999年的新幾內亞核實驗,這就是...人類犯下的最後錯誤。」遙默默道。 宮下靜靜地點了點頭。 「無視地球持續的警告,依然我行我素的現今人類文明,其存在已不再被地球容許了。於是,地球就藉由人類之手,趁著事態惡化到難以挽回的地步前,將一切導入終末... 「這都是早已安排好的劇本。那次的事件,使人類親手製造出的兩隻怪獸覺醒,並於多年後的今日展開互鬥。至於最後到底誰勝誰負,以及人類是否能擊敗牠們,則完全不是重點。真正的重點在於,這互鬥的最終結果,將會是人類文明崩壞的開始。」 「牠們兩者都是被地球刻意挑選出來的。」宮下繼續說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早已註定好了的,包括牠們那些因各種相同性質而造成的戲劇性行動與戰鬥。」 遙思考著宮下所言,抬起了頭。 「藉由人類之手所誕生的怪獸,帶領人類走向毀滅...是這樣子嗎?」她的雙眼充滿了哀傷。 出乎意料地,宮下搖了搖頭: 「我認為結果並非只有滅亡一途。」 遙不解地看著他。 「我認為...這是一場『審判』。」宮下將身子倚至欄杆上。 「…記得我先前有跟妳提過,我對於南極古文明遺跡的看法,對吧?」 「嗯,你認為那是所謂的上一個文明。」遙答道。 「嚴格來說,應該是『上一個如現代般高度發展的文明』。」宮下點點頭。 「人類文明的發展並非是一直線上升的,而是呈現波動狀的發展。每當文明發展至一個階段,就會被毀滅,然後一切從頭開始...」 「你的意思是…在這個超古代文明之前,可能還有其他更古老的文明存在?」遙有些驚訝。 「是的。好比印地安人的霍皮族,在他們的傳說中,這個世界曾被毀滅過三次。第一次毀於火,第二次毀於冰,第三次毀於水,如今的世界已經是第四個了。世界各地的許多民族也都有類似的傳說,雖然世界被毀滅的次數不見得一樣,但主體都是差不多的。」 宮下頓了頓,最後終於吐出了這句話: 「我們也只是這個循環的其中之一罷了。」 「宇宙的萬物、地球的萬物,都是照個某種規律在運轉,而這也就是所謂的平衡。人類文明週而復始的興起與毀滅,也是這個平衡的一環。不過…」 他再度轉過頭來。 「如果人類能更有智慧一點…或許就不必面對如此殘酷的審判了。」他低聲地說。 「不要說人類不了解地球的那些警訊,這些警告其實也廣泛地存在於老祖宗留給我們的眾多遺產中。各民族的傳說、古代文獻、聖經等,其中都有提到人類因自身的愚蠢而招致神的懲罰。仔細看看聖經所描述的大洪水前的時代,那樣被各種慾望支配的人類,其實就跟現在我們這個時代沒什麼兩樣。 「假如我們肯好好照著祖先們的建言走下去,不崇蹈他們的覆轍,去建立一個沒有爭奪、沒有戰爭的文明,如今也不會面臨這樣的終末審判…」說到這裡,宮下似乎有點語塞了。 「…人類…是善於遺忘過去的生物。」 遙淡淡地說。 「…你所謂的這場審判…重點意義到底是什麼?」她問道。 「『審判人類的存續與否』。」宮下回答得簡潔有力。 「文明的毀滅,與人類的毀滅,兩者是截然不同的東西。文明被毀滅,並不代表人類這種族也會滅亡。這場審判的重點,就是在於決定人類是否可以生存下來。 「當人類的文明發展到會對地球本身造成威脅,地球就會發動一場大浩劫來進行清肅。在遙遠的過去,雖然文明數度遭到摧毀,但人類卻都倖存下來了。不管在這場大浩劫之後,僅剩下多少人殘存,人類這個種族都能繼續繁衍,在有朝一日再度建立起一個新的文明。 「這是一場場審判,而判決的結果…皆是有期徒刑。」他一口氣說完了這些話。 「根據推斷,上一個文明的滅亡時間點,應該是在西元前一萬一千年左右,也就是冰河期結束的時候。在當時因不明原因,全球氣溫迅速升高,各地的冰層大量融化,造成了大洪水以及海平面的上升。 「假如這個說法正確,那人類足足花了將近一萬兩千年的時間才又建立起了一個高度的文明。而這就是地球給人類的刑期,封鎖文明的刑期。」 「但就如我們所熟知的司法一般,有期徒刑並不見得是唯一的判決…」宮下語帶保留地說。 遙低下頭去,她知道宮下的意思。 封鎖文明發展只是選擇之一,假如有這個必要,人類這整個種族仍可能會被徹底抹殺掉。 「就像我之前說過的,我相信地球是個很有智慧的精靈,而它也知道人類的存在具有其立場與意義,因此仍留給了我們機會。」宮下緩緩道。 「你的意思是?」遙有些不解。 「所謂的審判,只是一個動作,只是一種過程。在判決出來之前,被告都是無罪的。而被告也可在這法庭上不斷提出自己無罪的證據,這將會影響整個判決的方向。 「所以我們也還有機會。」宮下的眼神變得相當堅定。 「身為一個被告,他在法庭上的行為,面對法官或陪審團的態度,是具有相當大影響力的。而今天我們人類身為被告,要面對的裁決者,就是那些怪獸。我們對抗牠們的態度與方法,將會決定未來歷史的走向。我們還是有這個機會的。」 他再次轉頭望向遙遠的火光。 「不過,我相信,無論這次的結果如何,我們所熟悉的一切,也必定將會有無可抹滅的改變...」他淡淡地說道。 聽完了宮下的話,遙也轉頭看著遠方。 「…你認為,地球舉行這場審判,是好的嗎?」她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就地球本身的角度來看,當然是好的,但是就我個人的角度嘛…」 宮下笑了,笑得有點惆悵。 「妳說呢?我可是不希望以後再也無法好好地吃碗拉麵說啊。」 遙也笑了,笑得有些無奈。 「是呀,因為我們的身份不是地球…」 「…我們是『人』呀。」兩人不約而同地說出了這句話。 無聲地,遙靜靜伸出了右手,握向宮下的左手。 在感受到對方的手掌後,宮下也默默地回握。 對這對彼此相依的兩人來說,此時世上的一切對他們而言都宛如迷茫的幻覺。他們現在所感受到的全部,就只有彼此手心的溫度。 遠方的東京都心 於國會議事堂上昏迷已久的哥吉拉終於甦醒 站在廢墟中仰天長嘯 宛若宣告著審判日的降臨 戰爭 才正要開始 夜 還相當漫長...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